很久很久以前

很久很久以前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条鱼,只因一生以水为生,除水以外,其它一无所知。一天,它遇到其好友,一只刚从陆地上郊游回来的乌龟。

“你好!乌龟先生,”鱼说道,“好久不见了,你到哪去了?”

“我刚从陆地旅游回来。”乌龟说道。

“陆地!”鱼大叫了起来,“你是说陆地,什么叫陆地?没有陆地,我根本没有见过。陆地不存在。”

“你完全可以这么认为,没有人想阻挡你。但不管怎么说,我去了那儿。”乌龟心平气和地答道。

“哎呀,说话要有理智,告诉我,陆地象什么样子,都很潮湿?”

“不!不潮湿。”乌龟说道。

“那里很美观、清洁、凉爽吗?”鱼问道。

“不,那里不美观、不清洁、不凉爽。”

“那里是透明的吗?灯光可以穿过?”

“不,不透明,灯光不可以任意穿过。”

“那里很柔软,形状易变,我可以扇动我的双翅,迎头穿过?”

“不,那里并不柔软和易变,你不能在里面游泳。”

“那里象溪水一样流淌吗?”

“不,那里不象溪水一样流淌。”

“那里会掀起白沫色的波浪?”鱼又闻到,它已经不耐烦了这么一连串的“不”。

“不,”乌龟回答到,“我从来没有见过那里有波浪掀起。”

“你看,”鱼似胜利者的姿态得意地说道,“我早就说过,你所说的陆地是不存在的。那里不湿不凉,不明不软,不象溪流也没有波浪。那还会有什么,你不要再说了。”

“好,好,”乌龟说道,“你如果顽固地坚持陆地非有,也只好让你这么想了。但是,无论是谁,只要它既知道陆地又知道水,都会把你当成一条愚蠢的鱼。”

什么是涅槃

 

陈义孝《佛学常见辞汇》对涅槃、真如是这样解释的:

涅槃:华译为“圆寂”,圆是圆满一切智德,寂是寂灭一切惑业。又译作“灭度”,灭是灭除见思、尘沙和无明三种惑,度是度脱分段和变易两种生死。合而言之,就是当一个人的智慧和德行都达到究竟圆满之领域,连生死和烦恼也都超越了、杜绝了,就叫做“涅槃”。这也是圣者所证得的不生不灭、超越时空的真如境界,它也是芸芸众生最理想、最美丽的归宿。

真如:真是真实不虚,如是如常不变,合真实不虚和如常不变二义,谓之“真如”。又真是真相,如是如此,真相如此,故名“真如”。真如就是诸法实相,宇宙万有的本体,恒常如此,不变不异,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垢不净,即无为法。亦即一切众生的自性清净心,亦称佛性、法身、如来藏、实相、法界、法性、圆成实性等。起信论说:“一切诸法,从本已来,离言说相,离名字相,离心缘相,毕竟平等,无有变异,不可破坏,唯是一心,故名真如。”

《觉悟之路》 节选

涅槃与空间的不同在于:空间为无,涅槃为有。涅槃作为一精神获证之果,无可置疑地证明了涅槃非空无。如果涅槃是空无的话,佛陀肯定不会用如下词语来形容它:无界、无为、不可思议、至善皈依处、圆满、至高无上、究竟、安稳、平安、快乐、一真、无所、不灭、绝对的清静、出世界、不死、解脱、安乐。佛陀谈到涅槃时说:“众比丘,不生,非缘起,无造作,无为之境实有。诸比丘,若无此不生、非缘起、无造作、无为之境,则不得从生、缘起、造作、有为中获解脱。正因实有不生、非缘起、无造作、无为之境,则能从生、缘起、造作、有为之法中得到解脱”

真如=诸法实相=宇宙万有的本体=无为法=自性清净心=佛性=法身=如来藏=实相=法界=法性=圆成实性=一心=大涅槃=心性=众生本源自性=如来性=本来面目=清静法身=自心现量=法身净土=常寂光净土=实相般若=本元自性=自性实相=一真法界=净菩提心

 

下面用一百种比喻来描述真如〖自:《大方广佛华严经》十回向品第二十五之八

遍一切处,无有边际

与三世中,无所分别

恒守本性,无有改变

究竟清静,不与一切诸烦恼俱

无相为相

真实为性

一切诸佛之所行处

以一切法无性为性

能有安立

若有得者,终无退转

无能测量

离诸相界,而为境界

常住无尽

性常随顺

体性坚固

充满一切

照明为体

无有对比

遍一切时

不可破坏

于法无碍

无所不在

性无劳倦

性常清静

无有一物

为众法眼

离众垢翳

体性甚深

体性寂静

性非出现

体性无边

性无与等

无有障碍

无有根本

体性无住

体性无著

体性安住

非世所行

一切法中,性常平等

性无所作

一切法中,毕竟无尽

与一切法而共相应

普摄诸法

不离诸法

与一切法不相舍离

与一切法无有相违

不可动摇

与一切法同其体性

无有变易

无能映蔽

性常觉悟

性无垢浊

能大照明

不可穷尽

持诸世间

不可失坏

遍一切法

不可言说

遍一切身

随世言说

无所不在

无有分别

遍在于昼

体性无生

遍在年岁

遍在于夜

尽未来际

遍在半月,及以一月

遍一切处

遍成坏劫

体性清静

遍住三世

体性无垢

住有无法

体性平等

体性明洁

平等安住

无我我所

无有分别,普住一切音声智中

超诸数量

永离世间

遍住一切诸众生界

无有间息

体性广大

遍摄群品

体性宽广,遍一切法

体性不动

无所取著

无能制伏

是佛境界

无有退舍

非是可修,非不可修

于一切法无所希求

普摄一切世间言音

无有断绝

住一切地

无有少法而能坏乱,令其少分非是觉悟

舍离诸漏

过去非始,未来非末,现在非异

成就一切诸佛菩萨

 

 

什么是真正的解脱

以下摘自《大般涅槃经》

真解脱者名曰远离一切系缚。 若真解脱离诸系缚。则无有生亦无和合。譬如父母和合生子。真解脱者则不如是。是故解脱名曰不生。迦叶。譬如醍醐其性清净。如来亦尔。非因父母和合而生其性清净。所以示现有父母者。为欲化度诸众生故。真解脱者即是如来。如来解脱无二无别。譬如春月下诸种子。得暖气已寻便出生。真解脱者则不如是。

又解脱者名曰虚无。 虚无即是解脱。解脱即是如来。如来即是虚无非作所作。凡是作者犹如城郭楼观却敌。真解脱者则不如是。是故解脱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即无为法。譬如陶师作已还破。解脱不尔。真解脱者不生不灭。是故解脱即是如来。如来亦尔。不生不灭不老不死不破不坏非有为法。以是义故名曰如来入大涅槃。不老不死有何等义。老者名为迁变。发白面皱。死者身坏命终。如是等法解脱中无。以无是事故名解脱。如来亦无发白面皱有为之法。是故如来无有老也。无有老故则无有死。

又解脱者名曰无病。所谓病者四百四病及余外来侵损身者。是处无故故名解脱。无疾病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如来无病是故法身亦无有病。如是无病即是如来。死者名曰身坏命终。是处无死即是甘露。是甘露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如来成就如是功德。云何当言如来无常。若言无常无有是处。是金刚身云何无常。是故如来不名命终。如来清净无有垢秽。如来之身非胎所污。如分陀利本性清净。如来解脱亦复如是。如是解脱即是如来。是故如来清净无垢。

又解脱者诸漏疮疣永无遗余。如来亦尔。无有一切诸漏疮疣。

又解脱者无有斗诤。譬如饥人见他饮食生贪夺想。解脱不尔。

又解脱者名曰安静。凡夫人言。夫安静者谓摩醯首罗。如是之言即是虚妄。真安静者毕竟解脱。毕竟解脱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曰安隐。如多贼处不名安隐。清夷之处乃名安隐。是解脱中无有怖畏故名安隐。是故安隐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如来者即是法也。

又解脱者无有等侣。有等侣者如有国王有邻国等。夫解脱者则无如是。无等侣者谓转轮圣王。无有能与作齐等者。解脱亦尔无有等侣。无等侣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转法轮王。是故如来无有等侣。有等侣者无有是处。

又解脱者名无忧愁。有忧愁者譬如国王畏难强邻而生忧愁。夫解脱者则无是事。譬如坏怨则无忧虑。解脱亦尔是无忧畏。无忧畏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无忧喜。譬如女人只有一子从役远行卒得凶问。闻之愁苦后复闻活便生欢喜。夫解脱中无如是事。无忧喜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无有尘垢。譬如春月日没之后风起尘雾。夫解脱中无如是事。无尘雾者喻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譬如圣王髻中明珠无有垢秽。夫解脱性亦复如是无有垢秽。无垢秽者喻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如真金性不杂沙石乃名真宝。有人得之生于财想。夫解脱性亦复如是如彼真宝。彼真宝者喻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譬如瓦瓶破而声 [斯/瓦]。金刚宝瓶则不如是。夫解脱者亦无[斯/瓦]破。金刚宝瓶喻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是故如来身不可坏。其声[斯/瓦]者如蜱麻子盛热之时置之日曝出声震爆。夫解脱者无如是事。如彼金刚真宝之瓶无[斯/瓦]破声。假使无量百千之人悉共射之无能坏者。无[斯/瓦]破声喻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如贫穷人负他物故。为他所系枷锁策罚受诸苦毒。夫解脱中无如是事无有负债。犹如长者多有财宝无量亿数势力自在不负他物。夫解脱者亦复如是。多有无量法财珍宝势力自在无所负也。无所负者喻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无逼切。如春涉热夏日食甜冬日冷触。真解脱中无有如是不适意事。无逼切者喻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又无逼切者譬如有人饱食鱼肉而复饮乳。是人则为近死不久。真解脱中无如是事。是人若得甘露良药所患得除。真解脱者亦复如是。甘露良药喻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云何逼切不逼切耶。譬如凡夫我慢自高。而作是念一切众中谁能害我。即便携持蛇虎毒虫。当知是人不尽寿命则为横死。真解脱中无如是事。不逼切者如转轮王。所有神珠能伏蜣螂九十六种诸毒虫等。若有闻是神珠香者诸毒消灭。真解脱者亦复如是。皆悉远离二十五有。毒消灭者喻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又不逼切者譬如虚空解脱亦尔。彼虚空者。喻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又逼切者如近干草然诸灯火。近则炽然。真解脱中无如是事。又不逼切者譬如日月不逼众生。解脱亦尔于诸众生无有逼切。无有逼切喻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无动法。犹如怨亲真解脱中无如是事。又不动者如转轮王更无圣王以为亲友。若更有亲则无是处。解脱亦尔更无有亲。若有亲者亦无是处。彼王无亲喻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如来者即是法也。又无动者譬如素衣易受染色解脱不尔。又无动者如婆师花欲令有臭及青色者无有是处。解脱亦尔欲令有臭及诸色者亦无是处。是故解脱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为希有。譬如水中生于莲花非为希有。火中生者是乃希有。有人见之便生欢喜。真解脱者亦复如是。其有见者心生欢喜。彼希有者喻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其如来者即是法身。又希有者譬如婴儿。其齿未生渐渐长大然后乃生。解脱不尔无有生与不生。

又解脱者名曰虚寂无有不定。不定者如一阐提究竟不移。犯重禁者不成佛道无有是处。何以故。是人若于佛正法中心得净信。尔时即便灭一阐提。若复得作优婆塞者。亦得断灭于一阐提。犯重禁者灭此罪已则得成佛。是故若言毕定不移不成佛道无有是处。真解脱中都无如是灭尽之事。又虚寂者堕于法界。如法界性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又一阐提若尽灭者则不得称一阐提也。何等名为一阐提耶。一阐提者断灭一切诸善根。本心不攀缘一切善法。乃至不生一念之善。真解脱中都无是事。无是事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不可量。譬如谷聚其量可知。真解脱者则不如是。譬如大海不可度量。解脱亦尔不可度量。不可量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无量法。如一众生多有业报。解脱亦尔有无量报。无量报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为广大。譬如大海无与等者。解脱亦尔无能与等。无与等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曰最上。譬如虚空最高无比。解脱亦尔最高无比。高无比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无能过。譬如师子所住之处一切百兽无能过者。解脱亦尔无有能过。无能过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为无上。譬如北方诸方中上。解脱亦尔为无有上。无有上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无上上。譬如北方之于东方为无上上。解脱亦尔无有上上。无上上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曰恒法。譬如人天身坏命终是名曰恒非不恒也。解脱亦尔非是不恒。非不恒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曰坚实。如佉陀罗栴檀沆水其性坚实。解脱亦尔其性坚实。性坚实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曰不虚。譬如竹苇其体空疏。解脱不尔。当知解脱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不可污。譬如墙壁未被涂治蚊虻在上止住游戏。若以涂治彩画雕饰虫闻彩香即便不住。如是不住喻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曰无边。譬如聚落皆有边表解脱不尔。譬如虚空无有边际解脱亦尔无有边际。如是解脱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不可见。譬如空中鸟迹难见。如是难见喻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曰甚深。何以故。声闻缘觉所不能入。不能入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又甚深者诸佛菩萨之所恭敬。譬如孝子供养父母功德甚深。功德甚深喻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不可见。譬如有人不见自顶解脱亦尔。声闻缘觉所不能见。不能见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无屋宅。譬如虚空无有屋宅解脱亦尔。言屋宅者喻二十五有。无有屋宅者喻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不可取。如阿摩勒果人可取持。解脱不尔不可取持。不可取持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不可执。譬如幻物不可执持。解脱亦尔不可执持。不可执持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无有身体。譬如有人体生疮疣及诸痈疽癫狂干枯。真解脱中无如是病。无如是病喻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为一味。如乳一味解脱亦尔唯有一味。如是一味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曰清净。如水无泥澄静清净。解脱亦尔澄静清净。澄静清净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曰一味。如空中雨一味清净。一味清净喻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曰除却。譬如满月无诸云翳。解脱亦尔无诸云翳。无诸云翳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曰寂静。譬如有人热病除愈身得寂静。解脱亦尔身得寂静。身得寂静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即是平等。譬如野田毒蛇鼠狼俱有杀心。解脱不尔无有杀心。无杀心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又平等者譬如父母等心于子。解脱亦尔其心平等。心平等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无异处。譬如有人唯居上妙清净屋宅更无异处。解脱亦尔无有异处。无异处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曰知足。譬如饥人值遇甘馔食之无厌。解脱不尔如食乳糜更无所须。更无所须喻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曰断绝。如人被缚断缚得脱。解脱亦尔断绝一切疑心结缚。如是断疑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到彼岸。譬如大河有此彼岸。解脱不尔虽无此岸而有彼岸。有彼岸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曰默然。譬如大海其水沆[涨-弓]多诸音声。解脱不尔如是解脱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曰美妙。譬如众药杂呵梨勒其味则苦。解脱不尔味如甘露。味如甘露喻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除诸烦恼。譬如良医和合诸药善疗众病。解脱亦尔能除烦恼。除烦恼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曰无迮。譬如小舍不容多人。解脱不尔多所容受。多所容受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灭诸爱不杂淫欲。譬如女人多诸爱欲。解脱不尔如是解脱即是如来。如来如是无有贪欲嗔恚愚痴憍慢等结。

又解脱者名曰无爱。爱有二种。一者饿鬼爱。二者法爱。真解脱者离饿鬼爱。怜愍众生故有法爱。如是法爱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离我我所。如是解脱即是如来。如来者即是法也。

又解脱者即是灭尽离诸有贪。如是解脱即是如来。如来者即是法也。

又解脱者即是救护。能救一切诸怖畏者。如是解脱即是如来。如来者即是法也。

又解脱者即是归处。若有归依如是解脱不求余依。譬如有人依恃于王不求余依。虽复依王则有动转。依解脱者无有动转。无动转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如来者即是法也。

又解脱者名为屋宅。譬如有人行于旷野则有险难。解脱不尔无有险难。无险难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是无所畏。如师子王于诸百兽不生怖畏。解脱亦尔于诸魔众不生怖畏。无怖畏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无有迮狭。譬如隘路乃至不受二人并行。解脱不尔如是解脱即是如来。又有不迮譬如有人畏虎堕井。解脱不尔如是解脱即是如来。又有不迮如大海中舍坏小船得坚牢船。乘之度海到安隐处心得快乐。解脱亦尔心得快乐。得快乐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拔诸因缘。譬如因乳得酪因酪得酥因酥得醍醐。真解脱中都无是因。无是因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能伏憍慢。譬如大王慢于小王。解脱不尔如是解脱即是如来。如来者即是法也。

又解脱者伏诸放逸。谓放逸者多有贪欲。真解脱中无有是名。无是名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能除无明。如上妙酥除诸滓秽乃名醍醐。解脱亦尔除无明滓生于真明。如是真明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为寂静纯一无二。如空野象独一无侣。解脱亦尔独一无二。独一无二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为坚实。如竹苇蜱麻茎干空虚而子坚实。除佛如来其余人天皆不坚实。真解脱者远离一切诸有流等。如是解脱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能觉了增益于我。真解脱者亦复如是。如是解脱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舍诸有。譬如有人食已而吐。解脱亦尔舍于诸有。舍诸有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曰决定。如婆师花香七叶中无。解脱亦尔如是解脱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曰水大。譬如水大于诸大胜能润一切草木谷子。解脱亦尔能润一切有生之类。如是解脱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曰为入。如有门户则通入路金性之处金则可得。解脱亦尔如彼门户修无我者则得入中。如是解脱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曰为善。譬如弟子随逐于师善奉教敕得名为善。解脱亦尔如是解脱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出世法。于一切法最为出过。如众味中酥乳最胜。解脱亦尔如是解脱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曰不动。譬如门阃风不能动。真解脱者亦复如是。如是解脱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无涛波。如彼大海其水涛波。解脱不尔如是解脱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譬如宫殿。解脱亦尔当知解脱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曰所用。如阎浮檀金多有所任。无有能说是金过恶。解脱亦尔无有过恶。无有过恶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舍婴儿行。譬如大人舍小儿行。解脱亦尔除舍五阴。除舍五阴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曰究竟。如被系者从系得脱洗浴清净然后还家。解脱亦尔毕竟清净。毕竟清净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无作乐。无作乐者贪欲嗔恚愚痴吐故。喻如有人误饮蛇毒为除毒故即服吐药。既得吐已毒即除愈身得安乐。解脱亦尔吐于烦恼诸结缚毒身得安乐名无作乐。无作乐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断四种毒蛇烦恼。断烦恼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离诸有。灭一切苦得一切乐。永断贪欲嗔恚愚痴。拔断一切烦恼根本。拔根本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断一切有为之法。出生一切无漏善法。断塞诸道所谓若我无我非我非无我。唯断取着不断我见。我见者名为佛性。佛性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不空空。空空者名无所有。无所有者即是外道尼犍子等所计解脱。而是尼犍实无解脱故名空空。真解脱者则不如是故不空空。不空空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空不空。如水酒酪酥蜜等瓶。虽无水酒酪酥蜜时。犹故得名为水等瓶。而是瓶等不可说空及以不空。若言空者则不得有色香味触。若言不空而复无有水酒等实解脱亦尔不可说色及以非色。不可说空及以不空。若言空者则不得有常乐我净。若言不空谁受是常乐我净者。以是义故不可说空及以不空。空者谓无二十五有及诸烦恼。一切苦一切相一切有为行。如瓶无酪则名为空。不空者。谓真实善色常乐我净不动不变。犹如彼瓶色香味触故名不空。是故解脱喻如彼瓶。彼瓶遇缘则有破坏。解脱不尔不可破坏。不可破坏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

又解脱者名曰离爱。譬如有人爱心悕望释提桓因大梵天王自在天王。解脱不尔若得成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已无爱无疑。无爱无疑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若言解脱有爱疑者无有是处。

又解脱者断诸有贪。断一切相一切系缚一切烦恼一切生死一切因缘一切果报。如是解脱即是如来。如来即是涅槃。一切众生怖畏生死诸烦恼故故受三归。譬如群鹿怖畏猎师。既得免离若得一跳则喻一归。如是三跳则喻三归。以三跳故得受安乐。众生亦尔怖畏四魔恶猎师故受三归依。三归依故则得安乐。受安乐者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是如来。如来者即是涅槃。涅槃者即是无尽。无尽者即是佛性。佛性者即是决定。决定者即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生死书 回到顶部


Դ˹£ׯϷϱض¾ࡣΩԸߣϤġȫֹ
վվ2007420ܷ
ѧ 2004-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