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普陀山志奇(孙文日记)
 

余因视察象山、舟山军港,顺道趣游普陀山。同行者为汉民孟硕佩箴卓文,及浙江民政厅秘书去病,所乘建康舰舰长则光宇也。抵普陀山骄阳已斜,相率登岸。逢北京法源寺沙门道阶,引至普济寺小住,由寺主了余唤肩舆出行,一路灵岩怪石,疏林平沙,若络绎迓送于道者。纤回升降者久之,已登临佛顶山天灯台。凭高放览,独迟迟徘徊。已而旋赴慧济寺,方一遥瞩,奇观现矣:则见寺前恍矗立一伟丽之牌楼,仙葩组锦,宝幡舞风,而奇僧数千。窥厥状,似乎来迎客者。殊讶其仪观之盛,备举之捷。转行转近益晾然,见其中有一大圆轮,盘旋极速,莫识其成以何质?运以何力?方感想间,急杳然无迹,则已过其处矣。既入慧济寺,亟询之同游者,均无所睹,遂诧以为奇不已。余脑藏中素无神异思想,竟不知是何灵境?然当环眺于佛顶台时,俯仰间大有宇宙在乎手之慨。而空碧涛白,烟螺数点,觉平生所经,无似此清胜者,耳闻潮音,心涵海印,身境澄然如影,亦即形化而意消。焉呼!此神明之所以内通钦?下佛顶山,经法雨夺,钟鼓镗鞳声中急向梵音洞而驰。暮色沉沉乃归,普济寺晚餐。了余道阶,精宜佛理,与之谈,令人悠然意远矣!

民国五年八月二十五日 孙文 志

译文

我因为考察象山、舟山军港的缘故,顺道前往普陀山游览。此次与我同行的有胡汉民同志、周佩箴同志、朱卓义同志和浙江省民政厅秘书陈去病同志,还有所乘健康舰的舰长任光宇同志。当我们一同抵达普陀山时,酷烈的骄阳已渐自西斜,大家相率登岸。

在朝山的路上,偶遇到北京法源寺的道阶法师,法师热情的接引我们一行至普济寺小住休憩,尔后由该寺住持了余法师为我们作导游引路出行。

一路上,灵岩怪石,疏林平沙,象是骆驿不绝的迎客者罗列于道路两旁,上山的小道迂回升降、连绵起伏。几经跋涉,我们便登临至佛顶山最高处--天灯台。高台上,极目放览,景致令人心旷神怡,众人匆匆而过,我则独自地徘徊于天灯台上,浸润在这海天胜境之中,久久不肯离去。而后在前往慧济寺的途中,蓦然遥望,奇丽的景观现前了!当是时,恍惚见慧济寺前矗立着一座及其伟丽的牌楼,庄严无比。其间宝幢锦簇,若众葩敷, 幡盖迎风飞舞,如仙子那般美盛。又有奇圣的僧侣数十人,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是在迎接什么尊贵的客人。啊!这是多么庄严盛大的仪仗阵势啊!其准备之殊胜犹如大捷的庆典。正当越走越近的时候,景象则尽了然于目,簇锦中见有一明净大圆轮,急速盘旋,不知是何种力量、何种形质形成的,令人诧异,耐人寻味。就在这感想之间,眼前胜景忽然杳然无所踪迹,而不知不觉中,走过了刚才幻象显现的地方。

到了慧济寺,我把前面在途中所看到的奇异景象,向此次同游的同志和法师们询问,他们都说没有看见这样的景象,而对我所说的都表示出十分的诧异,称奇不已。在我的脑海中,从来没有任何神异的思想和认识,这次遇到这样的情形,竟不知是何种幻境。但回顾当时,登临佛顶台上,绝顶之处环眺海内,俯仰间大有宇宙如在掌中的慷慨情怀。而眼前万里涛碧,浩渺烟波,螺黛般的峰峦若隐若现,如梦如幻的胜境,慨然觉平生所经历,都不如今天所看到这般清胜的景象,令人超然忘形。耳边传来阵阵潮音,无尽无期的,内心仿佛浸渍于佛境广大无边的海印三昧之中,身心境界澄然如影,形质与心念如化入无生之中,顿入空性的境界。啊!神明之所以如是,实由内而感通的啊!

随后下佛顶山,经法雨寺,在悠扬的钟鼓镗中,匆匆向潮音洞而去。当我们一行回到慧济寺时,已是暮色沉沉,万籁都渐寂了。晚餐后,与了余、道阶法师夜话,二位法师皆精通佛理,言语合乎妙道,与他们谈话,真是令人悠然而意远啊!


民国五年八月二十五日 孙文 志

 

原墨挂于普济寺客堂,毁于十年浩劫。上录的全文是据翻拍照片整理的。关于该文的真伪也是莫衷一是。据1962年,郭沫若考定,此文并非孙中山手迹,可能是旁人代书,孙中山先生认可的。而加盖的“月白风清”印却是真品。


相关链接:三车和尚 道宣法师受天人供养

生死书 回到顶部


Դ˹£ׯϷϱض¾ࡣΩԸߣϤġȫֹ
վվ2007420ܷ
ѧ 2004-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