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受百年乐,彼人复苏醒。或受须臾乐,梦已此人觉。 觉已此二人,梦乐皆不还,寿虽有长短,临终唯如是。假使有人在梦中,享受了百年快乐以后才苏醒过来;而另有一人在梦中,只享受了短暂的欢乐就醒过来,这两人醒来以后,都一样不可复得梦中的快乐。同样,人的寿命虽然有长有短,但死时都带不走生前的任何享乐。——《入行论讲记》

 

益西彭措堪布开示

一切有为法,都是无常的本性,刹那生刹那灭,迅速迁流,片刻不停,如流星般飞速毁灭。一切时空有情及器世间的安住仅仅是短暂的瞬间,稍纵即逝,被时间的快马风驰电掣般牵拉着,如滚滚大江东去不复重返。《因缘品》云:“呜呼有为法,无常生灭性,因生复死故,当速趋寂乐。如佛说诸法,如星翳油灯,如幻露水泡,如梦电浮云。”可怜愚狂众生,溺于无常瀑流之中,不知不觉不悟,反而耽著坚固、恒长漂于生死海中久久难归。所以佛为拔除常执恶分别之毒刺,而数数敲响无常的洪钟,警醒我们,“诸行皆无常,积聚皆消散,崇高必堕落,会合终别离,有命咸归死,当趣于寂乐。”

观修无常的功德极大,世尊曾说:“若多修无常,已供养诸佛,若多修无常,得诸佛安慰,若多修无常,得诸佛授记,若多修无常,得诸佛加持。犹如众迹中,大象迹最胜,如是佛教内,所有修行中,唯一修无常,此乃最殊胜。”若修习死亡无常,最初可以遣除贪著世间琐事之心,于佛法生起信心,成为进入佛教之门,中间成为精进修行善法之鞭策,最后成为证悟法性的助伴。观音菩萨化身之华智仁波切云:“观修无常是开启一切修行之门的前行。”所以当欢喜思惟以下开示的无常修法。

三有轮回所摄一切有为法无一不是有漏无常之本性。第一刹那生起,第二刹那绝对灭亡。不可能第一刹那生起,第二刹那安住,第三刹那才毁灭。一位哲人也曾说过:一只脚不能第二次踏入同一条河中。依物理或化学原理做一些小实验都足以证明宇宙万有都处于刹那不停的振动之中。现代医学也提出人身的有些细胞一昼夜死生百千万亿次,不停的新陈代谢。但他们只见到了现相,而没有足够的福智堪破其本质。如果前已灭与后新生的为同体,那么存在两大过失,一后面生的不能生起,因为它与已灭的相同之故。二前面灭的无法灭,因为它同于后面生的缘故。这样的观点显然是可笑与荒谬的。之所以会认为前后一如,持久不灭,是因为众生的心很粗,错认粗大假立的相续为一体。

诸法生起无间趣于毁灭,生与灭仅是一刹那的事,如闪电般。众生眼中一期生命的生老病死,器世界的成住坏空经历了百年或大劫之久,但那只是一假立的相续,就象旋火之轮只是一个虚假的幻相。

维摩诘所说经》节选

诸仁者!是身无常、无强、无力、无坚、速朽之法,不可信也!为苦、为恼,众病所集,诸仁者!如此身,明智者所不怙;是身如聚沫,不可撮摩;是身如泡,不可久立;是身如焰,从渴爱生;是身如芭蕉,中无有坚;是身如幻,从颠倒起;是身如梦,为虚妄见;是身如影,从业缘现;是身如响,属诸因缘;是身如浮云,须臾变灭;是身如电,念念不住;是身无主,为如地;是身无我,为如火;是身无寿,为如风;是身无人,为如水;是身不实,四大为家;是身为空,离我我所;是身无知,如草木瓦砾;是身无作,风力所转;是身不净,秽恶充满;是身为虚伪,虽假以澡浴衣食,必归磨灭;是身为灾,百一病恼;是身如丘井,为老所逼;是身无定,为要当死;是身如毒蛇、如怨贼、如空聚、阴界诸入所共合成。

西藏生死书》节选

我们大多数人都是这么醉生梦死的,我们都是依循既有的模式活着:年轻时候,我们都在接受教育;然后,找个工作,结婚生子;我们买个房子,在事业上力争上游,梦想有个乡间别墅或第二部车子。假日我们和朋友出游,然后,我们准备退休。有些人所面临的最大烦恼,居然是下次去哪里度假,或耶诞节要邀请哪些客人。我们的生活单调、琐碎、重复、浪费在芝麻绿豆的小事上,因为我们似乎不懂得还能怎样过日子。

我们的生活步调如此地紧张,使我们没有时间想到死亡。为了拥有更多的财物,我们拼命追求享受,最后沦为它们的奴隶,只为掩饰我们对于无常的恐惧。我们的时间和精力消磨殆尽,只为了维持虚假的事物。我们唯一的人生目标,就成了要把每一件事情维持得安全可靠。一有变化,我们就寻找最快速的解药,一些表面工夫或一时之计。我们的生命就如此虚度,除非有重病或灾难才让我们惊醒过来。

我们甚至不曾为今生花过太多的时间和思考。想想有些人经年累月地工作,等到退休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年华老去,濒临死亡,结果手足无措。尽管我们总是说做人要实际,但西方人所说的实际,其实是无知、自私和短视。我们的眼光浅显到只注意今生,到头来是大骗局,现代社会无情而毁灭性的物质主义便是由此产生的。没有人谈死亡,没有人谈来生,因为人们认为谈死亡或谈来生会妨碍世界的「进步」。

我们的生活似乎在代替我们过日子,生活本身具有的奇异冲力,把我们带得晕头转向;到最后,我们会感觉对生命一点选择也没有,丝毫无法作主。

有时候我想现代文明的最大成就,就是它大举出售了轮回,彻底把心混乱掉了。对我来说,现代社会的一切,似乎都在让人们偏离真相,让真相无法成为人生目标,甚至不相信真相确实存在。产生这些现象的文明,虽然声称尊崇生命,实际上是让生命贫瘠得毫无意义可言;虽然一直不停地喊着要让人们「幸福」,但实际上却是阻碍通往真正喜悦的泉源。

这种现代的轮回,滋生了焦虑和压抑,更进而把我们套牢在「消费者的机器」里,让我们贪婪得一直往前冒进。现代轮回是高度组织化的、易变的和精密的;它利用宣传从每一个角度来袭击我们,并在我们四周建立一个几乎无法攻破的耽溺环境。我们越想逃避,似乎就越陷入那些为我们精心设计的陷井。

面对死亡,我们有无限的痛苦和迷惘,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忽视无常的真相。我们多么渴望一切都恒常不变,因此就得相信一切都可以如旧。但这是以假当真而已,诚如我们经常发现的,信念和实相的关系很小,甚至毫不相干。这种以假当真的错误讯息、观念和假设,建构出生命的脆弱基础。不管再多的真理不断逼近,为了维持我们的伪装,我们还是宁愿不可救药的继续浮夸下去。

羊年的遐想:波斯匿王的故事

大地及日月,时至皆归尽。未曾有一事,不被无常吞!

下表是我们在生死轮回中所受的八种苦:

(一)生苦,有五种

生之痛图片
(1)受胎,谓识托母胎之时,在母腹中窄隘不净。
(2)种子,谓识托父母遗体,其识种子随母气息出入,不得自在。
(3)增长,谓在母腹中,经十月日,内热煎煮,身形渐成,住在生脏之下,熟脏之上,间夹如狱。
(4)出胎,谓初生下,有冷风、热风吹身及衣服等物触体,肌肤柔嫩,如被物刺。
(5)种类,谓人品有富贵贫贱,相貌有残缺妍丑等。
(二)老苦,有二种 (1)增长,谓从少至壮,从壮至衰,气力羸少,动止不宁。
(2)灭坏,谓盛去衰来,精神耗减,其命日促,渐至朽坏。
(三)病苦,有二种 (1)身病,谓四大不调,疾病交攻。如地大不调,举身沉重;风大不调,举身倔强;水大不调,举身胖肿;火大不调,举身蒸热。
(2)心病,谓心怀苦恼,忧切悲哀。
(四)死苦,有二种 (1)病死,谓因疾病寿尽而死。
(2)外缘,谓或遇恶缘或遭水火等难而死。
(五)爱别离苦 谓常所亲爱之人,乖违离散不得共处。
(六)怨憎会苦 谓常所怨仇憎恶之人,本求远离,而反集聚。
(七)求不得苦 谓世间一切事物,心所爱乐者,求之而不能得。
(八)五阴盛苦 五阴,即色受想行识。阴,盖覆之义,谓能盖覆真性,不令显发。盛,炽盛、容受等义,谓前生老病死等众苦聚集,故称五阴盛苦。
瑜伽师地论卷四十四别出以下八苦∶寒苦、热苦、饥苦、渴苦、不自在苦、自逼恼苦、他逼恼苦、一类威仪多时住苦。

观察自身:

一、种子不净 谓父母精血赤白二色和合成故。智度论云:是身种不净,非余妙宝物,不由白净生,但从秽道出。
二、住处不净 谓在母腹中,生脏之下,熟脏之上,不净流溢,污秽充满,彼中住故。又海山云:不净乃作衣装,污秽便为饮食。
三、自体不净 谓三十六物,皆是不净共和合故。言三十六者。外有十二,发毛爪齿垢汗大小二遗眵泪涕唾。次有十二,皮肤血肉肪膏脑膜骨髓筋脉。中有十二,心肝胆肺脾肾肠胃生脏热脏赤痰白痰。即知从顶至足,皆是不净。永嘉师云:革囊盛粪,脓血之聚,不净流溢,虫蛆住处,鲍肆厕孔,亦所不及。
四、自相不净 谓九窍常流诸秽恶故。言九窍者。两耳出垢。两眼出眵泪。两鼻出脓涕。口出涎唾。大便道出屎。小便道出尿。智度论云:种种不净物,充满于身中,常流出不净,如漏囊盛物。
五、究竟不净 谓命终身坏,肨胀臭秽,脓血蛆分,不堪近故。天台云:从足至头,从头至足,循身观察。唯见肨胀坏烂,大小便道虫脓流出,臭剧死狗。心地观经云:应观自身臭秽不净,犹如死狗。
金光明经云:我从久来恃此身,秽脓不可爱,虽常供养怀怨害,终归弃我不知恩。观自身竟。复观他人,若男若女所有之身,皆具五种不净,乃至观一切世间有情之身,皆是不净。故起信论云:应观世间一切有身,悉皆不净。种种秽 污,无一可乐。既观皆是不净,贪爱之心自然不起。阿含经说:昔有国王嗜欲无厌。有一比丘以偈谏曰:目为眵泪窟,鼻是秽涕囊,口为涎唾器,腹是屎尿仓。但王无慧目,为色所耽荒。贫道见之恶, 出家修道场。天台云:虽观不净,能成大事。如海中死尸,依之得度。

 

《入菩萨行讲记》摘录:

因吾不了知:死时舍一切;
故为亲与仇,造种种罪业。
仇敌化虚无,诸亲亦烟灭,
吾身必死亡,一切终归无。
因为我不了解,自己在死时必然要舍弃生前的一切,所以为了亲人与仇敌,造作了种种罪业;然而仇敌都将化为虚无,亲人亦将如烟一般消散无迹,自己亦必定会死去,世上的一切亦终归空无。
人生如梦幻,无论何事物,
受已成念境,往事不复见。
人生如同梦幻一般,无论任何事物,发生过后,只能成为忆念之影尘,一切往事再无法经历。
复次于此生,亲仇半已逝;
造罪苦果报,点滴候在前。
而且,于此短暂的一生中,亲友和仇敌大半都已经去世了,然自己为他们造罪而招致之果报,丝毫不爽现在自己面前。
因吾不甚解:命终如是骤,
故起贪嗔痴,造作诸恶业。
因为我未甚深地了解,生命的终结竟是如此突然,所以生起了贪嗔痴三毒烦恼,而造作了许多罪业。
昼夜不暂留,此生恒衰减,
额外无复增,吾命岂不亡?
昼夜间刹那也不停留,今生寿命总是在衰减,而且又无法去额外增添,我的生命如是有减无增,难道还会不死亡吗!
临终弥留际,众亲虽围绕,
命绝诸苦痛,唯吾一人受。
魔使来执时,亲朋有何益?
唯福能救护,然我未曾修。
当我临终弥留之际,纵然有众多亲人围绕于身边,但命终气绝四大分离之痛苦,却只能由自己一人忍受。当死魔使者来捉拿时,亲戚朋友能有什么利益呢?此时唯有善业福德才能救护自己,然而我却从来未去修习积累过。
放逸吾未知;死亡如是怖;
故为无常身,亲造诸多罪。
怙主啊!我一向放逸身心,不知道死亡竟是如此可怕,所以为了短暂而无常的生命,自己造了许多罪业!
若今赴刑场,罪犯犹惊怖,
口干眼凸出,形貌异故昔;
何况形恐怖,魔使所执持,
大怖忧苦缠,苦极不待言。
倘若一个罪犯只是被押赴刑场,尚且会惊怖万分,因害怕而口干舌躁,双眼凸出,形貌大大异于往昔平时;更何况是为身形威怖的阎罗使卒所捆押,内心遭受着害怕死亡的大忧苦折磨,那种极端的痛苦就更难以言说了!
谁能善护我,离此大怖畏,
睁大凸怖眼,四方寻救护,
四方遍寻觅,无依心懊丧,
彼处若无依,惶惶何所从?
谁能对我善加保护,离开这种极大的怖畏呢?我睁大因恐怖而凸出的眼睛,四方寻找着救护者;四面八方到处寻觅,然而毫无可依恃者,由此心情十分懊丧。在此无可依怙的险境中,惊惶不安的我应该何去何从呢?
佛为众怙主,慈悲勤护生,
力能除众惧,故我今皈依。
如是亦皈依,能除轮回怖,
我佛所悟法、及菩萨圣众。
佛陀是一切众生的依怙主,他以大慈大悲精勤地救护着众生,其大威德力能消除众生所有的畏惧,所以从今天开始,我要虔诚地皈依佛陀。同样,我也要皈依本师释迦牟尼佛所证悟、能解除一切轮回怖畏的无上妙法,以及所有的菩萨圣众。

既然一切都要舍弃,所作的一切有何意义?

亿万富翁早逝 最大筷子出口商开奔驰撞树亡


头戴凤冠的顾夫人 顾从礼之妻为诰命夫人,出土时头顶凤冠,珠宝玉石镶嵌其间。

出土:身着官服的顾从礼尸体

出土:据说是慈禧太后的尸体



世间无常 国土危脆 四大苦空 五阴无我
世间无常 国土危脆 四大苦空 五阴无我

不净观
不净观

普贤菩萨警众偈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大众,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在网上真实看无常请点击下图


生死书 回到顶部


Դ˹£ׯϷϱض¾ࡣΩԸߣϤġȫֹ
վվ2007420ܷ
ѧ 2004-2013